聯(lián)系我們
地址:慶市川區道(原雙竹鎮)
13983250545

信:ycsh638

QQ:469764481
郵箱:ycsh6318@163.com

葛洲壩下中華鱘性腺退化嚴重嗎?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/06/09 21:43:06  來(lái)源:湖泊科學(xué) 2020年4期  作者:黃真理,王魯海  瀏覽次數:1314  
字體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西南漁業(yè)網(wǎng)-豐祥漁業(yè)網(wǎng)秉承:求是務(wù)實(shí)不誤導不夸大不炒作!水產(chǎn)專(zhuān)業(yè)網(wǎng)站為您提供優(yōu)質(zhì)服務(wù)!【鄭重提醒】:本站所有文章,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,否則謝絕轉載??!謝謝合~
市場(chǎng)在變,我們的誠信永遠不會(huì )變!

1981年1月4日,葛洲壩工程截流,中華鱘(AcipensersinensisGray, 1835)被阻隔在葛洲壩下形成新的產(chǎn)卵場(chǎng)(圖1). 之后,中華鱘被列為葛洲壩救魚(yú)的唯一對象. 關(guān)于葛洲壩對中華鱘到底帶來(lái)什么樣的影響?有共識,也有分歧. 無(wú)法回避的事實(shí)是:中華鱘被阻隔,洄游距離縮短1175 km;中華鱘的產(chǎn)卵場(chǎng)地點(diǎn)改變,空間范圍上從葛洲壩截流前的宜賓到萬(wàn)州800 km江段縮小到葛洲壩截流后壩下30 km江段,產(chǎn)卵場(chǎng)數量也從19處縮減為1~2處. 但是,對于中華鱘的發(fā)育、產(chǎn)卵繁殖規模、性腺退化是否受到葛洲壩乃至長(cháng)江水壩的影響,專(zhuān)家們的調查結論莫衷一是. 其中,性腺退化與否是核心和關(guān)鍵.

1982-1985年,中國水產(chǎn)科學(xué)研究院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的柯福恩等調查發(fā)現,葛洲壩導致中華鱘的性腺退化十分嚴重,產(chǎn)卵規模相當有限,若干年后資源量將進(jìn)一步衰竭[1]. 然而,中國科學(xué)院水生生物研究所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中科院水生所)周春生等[2]和曹文宣等[3]認為:中華鱘在葛洲壩下性腺能夠發(fā)育成熟,個(gè)別性腺發(fā)育不正常被認為是病態(tài)或魚(yú)體受傷所致. 1990年,陳金生等的調查研究[4],否定了柯福恩等關(guān)于葛洲壩導致中華鱘性腺退化的結論. 此后,盡管也有研究報告指出性腺退化問(wèn)題[5],未再引起重視和深入研究. 葛洲壩修建后,樂(lè )觀(guān)派認為葛洲壩對中華鱘產(chǎn)卵繁殖影響不大,這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一直占據主導地位,導致中華鱘性腺退化問(wèn)題一直被忽視. 我們認為,這是關(guān)系到葛洲壩影響和中華鱘能否維持種群數量的重大問(wèn)題,有必要重新認識和評估.

1 材料和方法

1.1 中華鱘在長(cháng)江的時(shí)空分布和性腺發(fā)育

要分析前人研究為什么出現不同的結論,我們需要了解中華鱘在長(cháng)江的時(shí)空分布和性腺發(fā)育. 如圖1所示,中華鱘每年6-8月進(jìn)入長(cháng)江口,開(kāi)始溯河洄游,第2年秋季10-11月產(chǎn)卵繁殖后,迅速降河洄游海洋. 幼魚(yú)出生后在第3年的夏季5-7月進(jìn)入河口地區. 因此,在長(cháng)江存在兩個(gè)繁殖股群(cohort),如圖2所示,我們把當年進(jìn)入長(cháng)江的繁殖群體,叫做新股群;把上一年進(jìn)入長(cháng)江的繁殖群體叫做老股群(圖2)[6]. 我們提出洄游動(dòng)力學(xué)模型(migration dynamics model, MDM)應用于長(cháng)江中的中華鱘繁殖群體[7]和幼魚(yú)的洄游過(guò)程[8],獲得了中華鱘時(shí)空分布和生活史(圖3). 通過(guò)對比葛洲壩截流前后中華鱘的洄游過(guò)程的時(shí)空分布,我們揭示中華鱘新、老股群的時(shí)空分布規律如下[7]:

圖1 長(cháng)江中華鱘洄游路徑和產(chǎn)卵場(chǎng)

1)中華鱘新股群在每年6-8月進(jìn)入長(cháng)江口,上溯速度先快后慢,8月中下旬就進(jìn)入了湖北江段,9月初-9月下旬,中華鱘新股群在湖北江段密度分布最高,這就是歷史上(葛洲壩修建前)為什么在湖北江段9月份是捕撈中華鱘新股群的最佳時(shí)機(金沙江江段為10月). 中華鱘上溯到達湖北后,“大部隊”(密度峰值)在漢口-宜昌江段停留的時(shí)間大約4個(gè)月(9月初-12月底).

圖2 長(cháng)江中華鱘繁殖群體的種群結構

圖3 中華鱘的生活史(a)和性腺發(fā)育階段(b)[7-8]

2)葛洲壩截流前,每年9-11月,中華鱘在長(cháng)江的分布主要集中在湖北江段(新股群)和四川江段(老股群),其中,新股群主要集中在城陵磯-宜昌江段,老股群主要集中在宜賓江段. 新股群和老股群相對獨立分布,沒(méi)有混雜在一起. 因此,在宜賓江段捕撈的通常是老股群,在湖北江段捕撈的是新股群. 葛洲壩截流后,中華鱘被阻隔在壩下,每年9-11月中華鱘新、老股群交織在一起,因此,繁殖季節的捕撈包括新、老兩個(gè)股群.

3)1981年1月4日,長(cháng)江中只有1980年進(jìn)入的老股群. 葛洲壩截流,正好發(fā)生在1980年股群上溯通過(guò)葛洲壩的時(shí)候. 通過(guò)利用歷史種群模型和MDM模型計算得到一致的結果[6-7]:葛洲壩截流,將中華鱘繁殖群體一分為二,上游660尾(占1980年群體1009尾的65%),繼續向上游洄游并在金沙江繁殖;其余349尾被阻隔在葛洲壩下,參與1981年秋季葛洲壩下的繁殖. 1981年秋季也成為歷史上金沙江和葛洲壩下同時(shí)存在繁殖行為的唯一年份.

中華鱘是產(chǎn)卵洄游性魚(yú)類(lèi),洄游長(cháng)江的目的是為了繁殖后代,在洄游過(guò)程中禁食. MDM模型和種群模型,有助于了解野外捕撈調查所對應的種群結構特征. 過(guò)去,由于缺乏中華鱘的時(shí)空分布和種群數量,加上采集地點(diǎn)的差異和捕撈樣本的限制,利用野外捕撈數據評估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狀況,不區分新、老股群,結果差異較大,具有一定的誤判和局限性.

我們提出中華鱘性腺成熟參數(maturity parameter of gonads)H的概念[7],參照性腺分化后的卵巢(精巢)發(fā)育7個(gè)時(shí)期(0~Ⅵ)來(lái)劃分中華鱘的性腺,對應性腺成熟參數H數值為0~6. 中華鱘繁殖群體在長(cháng)江中的性腺發(fā)育為Ⅲ~Ⅵ期,因此,我們重點(diǎn)研究H=3~5的性腺發(fā)育過(guò)程及其影響因素. 性腺成熟參數H是對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的分級計量,與傳統的性腺成熟指數(gonadosomatic index,GSI)不同,GSI是指卵巢或精巢重量與魚(yú)重的比值. 中華鱘親魚(yú)性腺發(fā)育依靠吸收性腺脂肪和沿途溯河過(guò)程中水流的刺激,經(jīng)過(guò)1年時(shí)間從Ⅲ期(H=3)發(fā)育到Ⅳ期(H=4),又經(jīng)過(guò)3個(gè)月時(shí)間從Ⅳ期(H=4)發(fā)育到Ⅳ2期(H=4.2,性腺成熟基線(xiàn)值). 因此,性腺成熟參數H可以表達為洄游距離和時(shí)間的函數,我們可以獲得中華鱘的性腺發(fā)育模型[7]. 圖4a為中華鱘上溯過(guò)程中的性腺發(fā)育圖. 由于葛洲壩的阻隔影響,導致中華鱘的性腺發(fā)育達到成熟的時(shí)間推遲37天(圖4b).

圖4 中華鱘繁殖群體在長(cháng)江的性腺發(fā)育過(guò)程和葛洲壩的影響[7]:(a)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過(guò)程;(b)性腺成熟比例

根據中華鱘上溯過(guò)程的性腺發(fā)育模型,計算結果表明[7]:親魚(yú)的性腺成熟參數由H=3(Ⅲ期)發(fā)育到H=4(Ⅳ期),性腺成熟參數H在長(cháng)江的增量部分,80%是靠吸收性腺脂肪發(fā)育完成的,20%依靠流水刺激. 這是從種群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的,針對個(gè)體親魚(yú),由于其脂肪儲存的差異,相對比例可能是個(gè)變量. 另一方面,流水刺激等環(huán)境條件對性腺發(fā)育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作用,其作用機制尚不清楚,葛洲壩的影響不可忽略.

1.2 中華鱘性腺退化的調查結果為何完全不同?

目前,我們能夠收集到的關(guān)于葛洲壩下性腺發(fā)育調查的早期文獻共有5篇,如表1所示,其中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2篇,中科院水生所3篇①陳金生, 余志堂, 劉家壽(1990)的報告《葛洲壩下游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狀況調查》,收錄在文集中沒(méi)有單位的署名. 據了解,3位作者1987年以前的工作單位是中國科學(xué)院水生生物研究所,以后調到水利部中國科學(xué)院水庫漁業(yè)研究所(1987年成立).. 這5篇文獻中,曹文宣等[3]是一篇關(guān)于葛洲壩救魚(yú)的綜述性文章,沒(méi)有性腺發(fā)育正常與否的相關(guān)數據和分析,肯定了“被滯留于葛洲壩下江段的中華鱘性腺能正常發(fā)育成熟”,說(shuō)明葛洲壩對中華鱘的性腺發(fā)育沒(méi)有顯著(zhù)影響;認為少數個(gè)體性腺呈現退化現象, 可能與魚(yú)體受傷有關(guān). 危起偉等[5]是一篇關(guān)于中國鱘魚(yú)保護的綜述性文章,給出了葛洲壩修建前中華鱘Ⅲ期和Ⅳ性腺的特征值,包括性腺脂肪、成熟系數和卵徑,作為分析葛洲壩修建后性腺發(fā)育正常與否的參照. 該文給出了1984年10月的10尾雌魚(yú)的特征參數,只有1尾達到成熟,其余9尾性腺脂肪耗盡但成熟系數和卵徑均不符合IV期性腺的參照值,說(shuō)明葛洲壩修建后性腺退化嚴重. 陳金生等[4]是一篇內部簡(jiǎn)要報告(3頁(yè)正文),受水電部駐葛洲壩代表處的委托進(jìn)行的調查,該文的目的針對“水產(chǎn)工作者提出中華鱘性腺退化、成熟個(gè)體比例變化,預言中華鱘資源將衰竭”進(jìn)行復核. 該文的“材料和方法”部分語(yǔ)焉不詳,比如,調查樣本76尾,來(lái)源模糊. 從附件關(guān)于親魚(yú)捕撈記錄的時(shí)間(10月23日-11月6日,15天)來(lái)看,他們調查資料主要來(lái)自中華鱘研究所和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采集的樣本. 他們只是采用挖卵器采集性腺樣本,并沒(méi)有性腺的切片分析和性腺退化指標,更沒(méi)有測量性腺脂肪、性腺重量、卵徑等柯福恩等已測的指標,實(shí)際上無(wú)法判斷性腺發(fā)育是否出現退化. 因此,這樣的復核報告是不可靠的,只會(huì )誤導管理部門(mén).

表1 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調查信息

因此,我們重點(diǎn)分析柯福恩等[1]和周春生等[2]的成果. 從文章發(fā)表的時(shí)間看,最早是周春生等(1984年4月20日收稿,1985年6月發(fā)表),柯福恩等發(fā)表于1985年7-8月. 周春生等的論文,重點(diǎn)是描述中華鱘的性腺發(fā)育各個(gè)階段的分期特點(diǎn),涉及性腺退化的內容為:“有些個(gè)體的性腺發(fā)育不正?!?、“這些不正?,F象是屬于病態(tài)抑或退化, 尚有待進(jìn)一步研究”. 但沒(méi)有給出收集或切片的樣本中有多少屬于“性腺發(fā)育不正?!?,忽視或回避了葛洲壩對性腺發(fā)育的影響和性腺退化的嚴重性. 該文的結論說(shuō):“被葛洲壩阻隔而不能到達長(cháng)江上游產(chǎn)卵的中華鱘在壩下江段性腺能夠繼續發(fā)育, 達到成熟, 并在適當的環(huán)境中進(jìn)行自然繁殖”. 這句話(huà)的意思是,葛洲壩下中華鱘的性腺基本上都能夠發(fā)育成熟和自然繁殖,變相否定了葛洲壩對性腺發(fā)育的影響. 我們認為,葛洲壩下捕撈的樣本中包含性腺成熟親魚(yú),以及在葛洲壩下捕撈到幼苗或食卵魚(yú),只能說(shuō)明葛洲壩下發(fā)生了產(chǎn)卵行為,也可以證實(shí)有新的產(chǎn)卵場(chǎng),但不能外推葛洲壩下的親魚(yú)性腺都能發(fā)育成熟,更不能說(shuō)明葛洲壩對中華鱘的性腺退化沒(méi)有影響. 捕撈調查屬于環(huán)境和目標 “非受控”條件下的“不嚴格”試驗方法,外推結論要十分小心和慎重. 如果是“推測”,需要接受其他相關(guān)實(shí)驗的驗證.

柯福恩等(1985)[1]最早指出葛洲壩導致中華鱘發(fā)生性腺退化,他們測量了性腺脂肪、性腺重量、卵徑和成熟系數等相關(guān)參數,給出了這些參數對應的Ⅲ期和Ⅳ期性腺的范圍. 由于中華鱘親魚(yú)在長(cháng)江中禁食,主要依靠性腺脂肪完成性腺發(fā)育. 傳統上,長(cháng)江漁民根據性腺中脂肪含量的多少把中華鱘分為“油子(含脂肪多,也稱(chēng)為脂鱘)”和“水子(含脂肪少或沒(méi)有脂肪)”,說(shuō)明脂肪消耗與性腺發(fā)育成熟度有關(guān). 因此,他們通過(guò)性腺脂肪、性腺重量、卵徑以及性腺發(fā)育狀況來(lái)評估性腺發(fā)育和退化的方法是合理和有效的,其結論表明:(1)1984年4-5月和10-11月共獲標本62尾,其中雌魚(yú)28尾,71.43%性腺退化;雄魚(yú)34尾,29.41%性腺退化. (2)1984年10月19日-11月2日獲得的12尾雄魚(yú)和10尾雌魚(yú)中有6尾雄魚(yú)和1尾雌魚(yú)性腺發(fā)育成熟. 而1985年11月19日-22日獲得的9尾雄魚(yú)和6尾雌魚(yú)全部性腺退化,說(shuō)明11月中旬是中華鱘種群性腺發(fā)育是否全部退化的重要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. 因此,柯福恩等(1985)[1]關(guān)于中華鱘性腺退化十分嚴重,產(chǎn)卵規模相當有限,若干年后資源要下降的結論是可靠的,以后也得到了大量證據的證明. 反觀(guān)中科院水生所有關(guān)否定中華鱘性腺退化的方法和材料,是不充分和不可靠的.

我們認為,葛洲壩對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的影響,在葛洲壩救魚(yú)論證和實(shí)踐中被長(cháng)期忽視或輕視,給中華鱘保護帶來(lái)嚴峻的后果. 因此,有必要提供更多的證據.

1.3 中華鱘性腺退化的其他證據

1)根據1981年中科院水生所和四川省水產(chǎn)所兩家共同的解剖數據,我們利用葛洲壩下種群結構和數量的新成果[6-7]來(lái)推算中華鱘的性腺成熟率. 應該指出,在秋季捕撈的親魚(yú)中包含新、老股群,葛洲壩對新老股群的性腺發(fā)育的影響程度差異顯著(zhù),當年的新股群就是第二年的老股群,兩者存在轉化關(guān)系. Wei等(2007)[5]把新、老股群混在一起進(jìn)行分析的做法,會(huì )低估性腺退化率. 因此,本文性腺成熟率是指老股群中能夠發(fā)育成熟的比例,產(chǎn)卵環(huán)境適宜時(shí)也指中華鱘的有效繁殖系數. 反之,老股群中性腺退化魚(yú)所占的比例就是性腺退化率. 1981年的這些解剖數據收錄在曹文宣等(1989)(第218頁(yè))[9]和胡興祥(第7頁(yè))[10]的報告中:1981年10-11月,在宜昌和石首共解剖了139尾中華鱘,其中雄魚(yú)62尾,有2尾魚(yú)的精巢已經(jīng)發(fā)育到IV期;雌魚(yú)77尾,有6尾魚(yú)的卵巢已經(jīng)發(fā)育到IV期末,另外還有3尾產(chǎn)過(guò)卵. 因此,可以確認,139尾中華鱘有11尾是正常發(fā)育、性腺成熟的個(gè)體. 由前述1.1節的分析可以知道,1981年10-11月捕撈的139尾中包含新、老兩個(gè)股群,我們只需要估算出老股群數量,就可以計算性腺成熟率或退化率.

1981年在葛洲壩下的捕撈量為1002尾. 壩下的資源量為1358尾,其中349尾1980年股群是葛洲壩截流攔在壩下的,1009尾是1981年股群(補充群體)[6-7]. 因此,假設捕撈具有隨機性,這樣,1002尾中的老股群為258尾(=1002×349/1358),新股群為744尾. 因此,可以計算出139尾解剖樣本中老股群數量為36尾(=139×258/1002). 所以,1981年解剖的139尾中華鱘性腺成熟率為:30%(11/36). 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中華鱘的性腺退化率為70%. 這個(gè)估值,與我們給出的性腺退化率理論值75.8%比較接近[7].

2)危起偉[11]利用標記-重捕法估算了葛洲壩下中華鱘產(chǎn)卵場(chǎng)的繁殖群體數量,1996-1998年分別為426尾(雌魚(yú)309尾,雄魚(yú)117尾)、263尾(雌魚(yú)191尾,雄魚(yú)72尾)、320尾(雌魚(yú)232尾,雄魚(yú)88尾),3年平均336尾(雌魚(yú)244尾,雄魚(yú)92尾). 同時(shí),根據采卵試驗估算1996-1998年實(shí)際產(chǎn)卵雌魚(yú)數量分別為94尾、18尾、154尾,平均89尾,占雌魚(yú)總數244尾的36.5%,說(shuō)明約有63.5%的雌魚(yú)發(fā)生了性腺退化,沒(méi)有參加繁殖活動(dòng). 為了估算中華鱘雄魚(yú)的性腺退化率,根據1996-1998年雌雄性比2.65,雄魚(yú)比雌魚(yú)對環(huán)境變化更為敏感(這也為其他魚(yú)類(lèi)所證實(shí)),說(shuō)明雄魚(yú)比雌魚(yú)的性腺退化更為嚴重,實(shí)際參加繁殖的雄魚(yú)數量占雄魚(yú)總數的比例為36.5%/2.65=13.77%. 因此,綜合考慮1996-1998年實(shí)際參加繁殖的中華鱘雌魚(yú)和雄魚(yú)數量占中華鱘總量的比例(性腺成熟率)為 (36.5%+13.77%)/2=25%,退化率為75%.

3)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危起偉團隊收集了1981-1995年捕撈的563尾中華鱘(其中雌魚(yú)255尾,雄魚(yú)308尾),對性腺發(fā)育分期和性腺發(fā)育狀況進(jìn)行了不完整的統計,其中性腺發(fā)育狀況分為“normal”、“good”、“degeneration”、“不清”,我們把性腺分期和性腺發(fā)育信息完整的385尾中華鱘按照新、老股群進(jìn)行分類(lèi)和分析,發(fā)現新股群和老股群都出現性腺退化. 由于每年的樣本數量很少(平均29尾),根據每年樣本估算老股群的性腺退化率誤差較大. 假設n年的樣本新股群性腺退化率為An,樣本老股群性腺退化率為Bn,因此,考慮新老股群的轉化關(guān)系,估算n年老股群性腺退化率為Kn=1-(1-An-1)(1-Bn). 重新整理的老股群性腺退化率估算值和理論值如圖5所示. 由于每年的樣本量較少,估算值顯得比較分散. 但性腺退化率的理論值在估算值范圍內.

圖5 中華鱘性腺退化率的估算值與理論值[7]

4)葛洲壩截流前,中華鱘雌魚(yú)的懷卵量較大(平均64萬(wàn)粒/尾),雄魚(yú)精子活力較高,壽命較長(cháng). Xiao等[12]報道了中華鱘研究所為了繁殖捕撈的中華鱘野生親魚(yú)的精子活力(圖6a). 可以看出,葛洲壩截流后,反映中華鱘精子活力的壽命和快速活動(dòng)期是逐步減少的,1990s下降顯著(zhù). 劉鑒毅等[13]發(fā)現中華鱘繁殖力顯著(zhù)下降,與葛洲壩截流前相比,1998-2004年期間,中華鱘雌魚(yú)的平均懷卵量只有葛洲壩截流前1976年的一半,雄魚(yú)相對懷精量也有所下降. 鄭躍平[14]進(jìn)一步發(fā)現1973-1976、1982-1984、1998-2004、2005-2006年4個(gè)時(shí)期中華鱘精子活力逐步衰退的事實(shí)(圖6b). 精子活力顯著(zhù)下降,反映出中華鱘精子質(zhì)量的持續下降,必然導致受精率大幅降低和后代數量的減少. 中華鱘繁殖能力的下降,對于中華鱘自然種群的恢復非常不利,直接說(shuō)明中華鱘性腺退化的嚴重性.

圖6 葛洲壩修建后中華鱘精子活力逐步衰退[12,14]

2 結論

本文針對葛洲壩下中華鱘性腺退化這一存在爭議、長(cháng)期忽視、對野生群體存亡關(guān)系重大的問(wèn)題,利用我們提出的創(chuàng )新理論——MDM模型、性腺發(fā)育模型和種群模型,通過(guò)對相關(guān)文獻和觀(guān)點(diǎn)的重新分析和評價(jià),給出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嚴重退化的若干證據. 我們的研究表明:(1)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柯福恩等(1985)[1]對葛洲壩下中華鱘性腺退化的工作是扎實(shí)的,提出的性腺退化的測量指標和評價(jià)方法是恰當的,他們關(guān)于中華鱘性腺退化十分嚴重,產(chǎn)卵規模相當有限,若干年后資源要下降的結論是可靠的,也得到了1990s以來(lái)中華鱘持續衰退事實(shí)的證明. 反觀(guān)中科院水生所有關(guān)否定中華鱘性腺退化的方法和材料,是不充分和不可靠的. (2)葛洲壩對中華鱘的性腺發(fā)育和繁殖產(chǎn)生了嚴重影響,阻隔效應導致中華鱘的性腺退化率為75%左右. (3)中華鱘屬于生命周期長(cháng)和生殖年齡高的魚(yú)類(lèi),建壩對性腺發(fā)育和繁殖活動(dòng)的影響,將在建壩10年以后導致種群數量的減少. 在葛洲壩救魚(yú)過(guò)程中,除了中科院水生所外,來(lái)自不同研究機構和專(zhuān)家1985年以后多次指出了葛洲壩對中華鱘性腺發(fā)育影響嚴重,為什么沒(méi)有深入研究相關(guān)對策?中科院水生所及其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,是葛洲壩救魚(yú)中被決策認可的權威機構和專(zhuān)家,為什么輕率否定中華鱘性腺退化?性腺退化被長(cháng)期忽視或輕視,對中華鱘保護產(chǎn)生了嚴重影響.

致謝:感謝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危起偉團隊提供的1981-1995年的捕撈數據資料. 特別致謝長(cháng)江水產(chǎn)研究所的老所長(cháng)柯福恩先生及其團隊,他們是中華鱘性腺退化的“吹哨人”.

潛在利益沖突聲明:本文作者不存在相關(guān)利益沖突,包括但不限于從利益相關(guān)方獲得可能會(huì )影響本文公正性和客觀(guān)性的經(jīng)費資助;本文作者之一黃真理,1993-2012年在原國務(wù)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(huì )辦公室工作,參與組織協(xié)調三峽工程相關(guān)的生態(tài)與環(huán)境保護工作.

聲明:轉載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與本網(wǎng)聯(lián)系,我們將及時(shí)更正、刪除,謝謝!
“養魚(yú)第一線(xiàn)”微信公眾訂閱號頭條@漁人劉文俊

關(guān)"養魚(yú)第一線(xiàn)"微信公眾帳號和頭條號!將會(huì )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!將為你精誠服務(wù)!

文章評論
發(fā)表評論:(匿名發(fā)表無(wú)需登錄,已登錄用戶(hù)可直接發(fā)表。) 登錄狀態(tài): 未登錄,點(diǎn)擊登錄
電腦網(wǎng)址: http://www.dollarslicenewyork.com 地址:重慶市永川區衛星湖街道  手機網(wǎng)址:http://m.yc6318.cn
重慶市永川區雙竹漁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,重慶市永川區水花魚(yú)養殖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,重慶吉永水產(chǎn)品養殖股份合作社,重慶市永川區豐祥漁業(yè)有限公司
本站聯(lián),微信:ycsh638,QQ:469764481,郵箱:ycsh6318@163.com

ICP網(wǎng)備案/許可證號渝ICP備2020014487號-1

渝公網(wǎng)安備50011802010496號

誠信共建聯(lián)盟